中国甘孜 | 返回专题首页
 
牦牛——神圣的宝物、神性的图腾
 
时间:2018年07月13日    |    来源:《甘孜日报》社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雪域魂。 冯光福 摄

《史记》中称“西南夷”,唐朝时代称“吐蕃”。元朝时代称“乌斯藏”,以后称“卫藏”和“多甘思”等称谓。最后以“卫藏”的“藏”所取代,其实,这些称谓都是藏语的译音,那么后来为何不称“博巴族”而称“藏族”?不得而知。笔者认为,汉史中记载的“西山八国”就是藏族原始四大氐族繁衍的后代,“羌”就是其中之一。在藏语中是“狼”的意思。

如“党项羌”是“穆布董”氏的后代。“董项”就汉文象形字“羌”来说,上面是“羊”,下面为“儿”指牧羊人,其实就是游牧人之意,是古代游牧民族畜物业的一种文化符号,现今仍在延续着的青藏高原上的游牧文化,本身就是解读当年西“羌”史的鲜活史书和活化石。然而,所有的羌人也不可能全是藏族。历史上,经过旷日持久的民族间或部落间的战争,民族迁徙、融合、同化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藏族历史,有文字记载以来,原始民族部落中出现了牦牛氏族或牦牛部族。自古至今青藏高原上繁衍生息土著游牧民族大多是藏族,原始四大氏族的后裔,而牦牛成为这一族群的象征。据史书记载,藏族原始四大主流氏族分别为牟吾董、色穹扎、阿嘉直、牟察嘎等。这种观点不同于一般人们过分相信史书倾向性。时至今日,这四大氏族的后代确有所指,其中阿嘉直,就是牦牛氏族,主要分布在多康地区,比较集中于青海省的果洛州一带。

民间故事中说,最先驯服野牦牛的就是“直”氏族;驯服羊为“嘎”氏;驯服马为“董”氏,各氏族崇拜的图腾与游牧民族相关的动物,传承至今,董氏图腾是白唇鹿,“直”氏图腾是“牦牛”,色氏图腾为马“嘎”氏为羊,还有郭氏为山羊等。直氏即牦牛族,在史书中称“直”氏分得三山脚,因而直氏江山牢固,持短剑的直氏皆善战,直牦母牛十八犄角之族。

《常用历算宝瓶》中记载,董氏寄魂物属土鹿;直氏属水“雅”(牦公牛);扎氏属金马;嘎氏属木羊;还有郭氏属火山羊。公元前二世纪初,上述原始氏族部落逐渐过渡到奴隶社会,在雅隆一带,建立了藏族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悉补野部政权,第一代藏王为聂墀赞普,进而又作六牦牛部之王。当时,牦牛又似乎成为整个藏民族的代名词,六牦牛部在藏语中称“博嘎雅州”,在汉文史书中为“越西羌”、“牦牛羌”等。《格萨尔》史诗中,大王家族为穆布董氏。而大将嘎德为牦牛氏族。诸如此类,在历史上以牦牛为氏族、部族、图腾的较为普遍,有的传承至今,至于以野牦牛、牦牛为地名、河名的在整个雪域藏区比比皆是。如野牦牛山、牦牛沟、牦公牛山口、牦牛坝、牛乏路、野牦牛谷、牛角河,世界著名的金沙江叫直曲,就是牦牛河之意。

牦牛作为神圣的宝物,在藏区许多圣山、圣湖也赋予牦牛一种神性。西藏著名雅拉香布圣山、岗底斯神山、康区的雅拉圣山,山主为骑白色神牦牛的武士。甚至藏传佛教仪轨中也有牦牛,著名护法吉祥天女为牛面护法,寺院金刚舞中有牛头面具。洛桑却晋大师所著的“六臂金刚仪轨吉祥天母酬供中云”,黑色长毛牦牛似乌云翻卷,高竖尖利犄角,发出十三声怒吼。它似巍峨的青山,一声怒吼震颤须弥山,常施乳汁皆意足,飘逸尾巴似雨后云朵。又如怙主群主仪轨中白雅(牦公牛)身有绿玉纹,敬予大自在怙主汝。鹏、狮、虎和牛,敬予男瑜伽神身。

这些仪轨中,一方面把牛作为威震四方、降服邪恶势力之神。另一方面敬献给护法神的一种极好的礼品,被夸张地赋予神灵的牦牛,表达出当时的人们对自然界的一种认识,一种态度,同时也表达出它所包涵的一种内在的精神。一些唐嘎画石刻、木刻也绘有牦牛,其象征一种神灵、吉祥物;一些门上画有虎和牦牛作为门神,把虎的威猛和牛的力量结合在一起。有条件的牧户家养一头被称为“神牛”的牦牛,不宰杀、不剪毛、不拴,实际上是象征一家畜牧业的财运,镇牛群之宝;有的出售牦牛,必须剪一撮长毛挂在帐篷里,以免财气往外跑。

    附件:
 
 
版权所有: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主办单位: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050262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