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甘孜 | 返回专题首页
 
丹巴莫斯卡格萨尔藏戏速写(十)
 
时间:2017年08月25日    |    来源:《甘孜日报》社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走进莫斯卡,

也就走进了宁静与真诚;

走进格萨尔史诗文化,

也就走进了神奇和向往。

莫斯卡之行,

铸就深情。

——作者手记

金龙寺座落在莫斯卡村的中央地段,这是一个具有280多年历史的寺庙,相传历史上曾经遭遇一次火灾,因格萨尔的护佑,幸免全部毁灭。从此,人们就铭记格萨尔的恩泽,每逢重要节日,他们都要用各种祭祀庆典方式,表达对格萨尔的热爱之情。

使我久久驻足的是金龙寺的大殿,站在大殿外看,这是一座面积不大的经堂,经堂呈现出浓郁的庄重、沉稳气氛,朗朗的诵经声抑扬顿挫,与一束束富有神韵的酥油灯火浑然一体,韵味相应,人在其中,能够强烈地感受到信仰的力量。我在这样的氛围中,缓步走到墙体旁,不无敬重地用手抚摸斑驳而整齐划一的墙体,仿佛在抚摸数百年前的那段沧桑历史,仿佛洞见当年格萨尔王施神威,驱赶火魔的动人场景。这是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民众牢牢地铭记格萨尔王的护佑。寺庙的墙体多是用不规则的石块和泥垒砌起来的,有简洁明了的建筑风格,同时也深接地气,富有难得的融入大自然的魅力,有些石块些许裸露出石面,石面整洁有致,凸显出大自然与人类文明的高度融合,我放佛从石面上阅读到了岁月的凝重步履和沧桑,也体悟到历史文化的厚重,石面在岁月风雨的磨损中变得光滑锃亮,简直就是一部部记载着先人呼吸的历史画面。我伸手轻抚墙面,滑腻光洁,敬仰之情浸入肌肤,直入心田,沉静铮亮的石面,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诉说着历史,在向我无声地倾述着寺庙所经历的漫长岁月。

站在一旁的日穷活佛,微笑中满是慈祥,这位忘年之交的长者,毕生热爱格萨尔和格萨尔史诗文化,他在格萨尔藏戏艺术领域里颇负盛名,他编导的格萨尔藏戏,在西藏、青海、甘肃等省区很有影响。他向我叙述了当年格萨尔王护佑金龙寺的详细经历,言语中不无对格萨尔的崇敬之情。我想,这就是格萨尔文化得以经久传承的原因之一,深厚的民间土壤,不仅能够肩负着传承的重任,而且还能催生出富有现代意义的格萨尔史诗文化,包括格萨尔藏戏,我拉着日穷活佛的手,没有说什么,我期盼着能够快点看到他的格萨尔藏戏成果,并试图看到老人对格萨尔史诗的一汪深情。

具有280年历史的金龙寺就矗立在我的眼前,其间我没有感觉到金碧辉煌的张扬,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浮华中的喧嚣和浮躁,相反,我却从金龙寺的沉静中获得了一份难得的淡定与宁静。尽管我还没有欣赏到格萨尔藏戏的演出,但是,我已经领悟到了这份令人仰慕的魅力。

一座古老的寺庙,在莫斯卡这个并不起眼的村庄里,竟然走过了280多年的历史,其间所经历的历史风云,虽然已经随着历史长河的不息流淌中淡忘和消失了,但是,现在,这座承载着漫长历史的寺庙,却以一种别致的方式,淡定而自然地接受着我的崇敬与仰慕。

我情不自禁地双手合十,虔诚地默诵我的敬仰与祈祷。

在大殿的两旁,经过十米左右的木板地段,便是厨房,厨房里整洁有序,在厨房里的东侧有一间比较宽大的房间,那是接待客人的客厅;另一边是副殿,副殿内存放着许多祭祀器具,也有长号、敲击乐器等。中间是大殿,大殿是由两层泥木屋构成。我走进大殿,只见僧尼们席地而坐,虽显得有些拥挤,却也井然有序。大殿正面是用酥油制作的敬奉格萨尔王的祭奠台,活佛高坐祭奠台的正对面,僧侣们则分列两旁,数排而坐。我从左至右细心观赏墙壁上一幅幅唐卡壁画,揣摩着这些壁画绘制的时间,神情专注地欣赏着这些珍贵的作品,内心情感沿着图案、线条、色彩一路行走,沿途一路风景,使我目不暇接,惊叹不已,这是我的一场精神之旅,艺术之旅,情感之旅。作品线条的走势,色调的浓淡,画面的布局都赋予我极富珍贵的精神营养与艺术营养。我一路行走,一路感叹那些能工巧匠,创作这些作品时所拥有的情怀,拥有的技能,拥有的视野,拥有的胸怀……

艺术、信仰、精神融为一体,这些唐卡已经不是纯粹的艺术品,而是融艺术和精神为一体的载体。整个大殿虽简易而不失其高雅,虽显狭窄却不失其豁达,虽素朴却不失其深邃,殿内的佛禅气氛异常浓郁。人在其中,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信仰之笃凸显其中,魅力之光浑然天成,精神之力霞光四射。

殿内有两排木柱整齐罗列,木柱之间悬挂唐卡佛像,大殿的整体轮廓清晰有致。在殿内的墙面上悬挂着两排唐卡画。殿内唐卡装裱古旧,画面沉暗,应该是时间比较长的作品,遗憾很多唐卡挂得较高,我不能走近仔细观察。我在大殿里一边欣赏,一边想着,这是丹巴较大的寺庙之一,据说全寺有140多人。莫斯卡是丹巴较为偏僻的村落,条件也很艰苦,这些僧人却在这里生活居住,坚守内心的信仰,一代一代地呵护着这座寺庙。

夜里,我在金龙寺接待室的灯下填词一章:

点绛唇?金龙寺伫望

风卷云游,

平心依旧日月去。

清泉草意,

一缕炊烟直。

迎送飞鸿,

淡然云烟过。

静如芷,

此时凝视,

谁晓光阴逝。

填写本词,我力图通过较为清丽的笔触、沉郁的格调,即事即目,寓情于景,我尽量用明了的词句来描绘金龙寺大殿,进而寄寓自己对藏传佛教文化粗浅的认识,仰慕之情自然也溢于言表。

上片起句“风卷云游”借景抒情,寄情于景。有“云卷云舒”、顺其自然之意,风与云并无思想,在这里,我感到莫斯卡的风与云缠绵不已,清幽淡定,极富人情意味。白云在蓝天里飘逸,或是光阴的积淀,或是柔情的流露。喜也罢,忧也罢,顺其自然,一腔淡定情怀。次句“平心依旧日月去”“平心”二字有光阴流逝在人是无可奈何,而“依旧”则是一种承袭,或成上句,或成以往,于清心中表达一种虚怀若谷的情怀。“迎送飞鸿”源自“举手指飞鸿,此情难具论”(李白《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这里我以“无为”“迎送飞鸿”,描写了金龙寺里的僧人的清净情怀,终日诵经不已,任凭“飞鸿”来去。

我在这章词中,竭力营造一种雍容典雅的气氛,显示一种别具一格的风格。

行走需要毅力,需要缘分,人只要珍惜缘分,自然就会乐在其中了。

    附件:
 
 
版权所有: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主办单位: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050262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