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四川省人民政府 简体  繁体  3G无线门户  无障碍浏览    
 
  网站首页 甘孜概况 政府领导 甘孜新闻 信息公开 办事服务 甘孜旅游 专题报道
我州中小学教师成为职称制度改革直接受益者
中国甘孜门户网站 www.gzz.gov.cn 2016年11月21日 来源:《甘孜日报》社

 

根据《四川省深化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及配套办法,911日,2016年州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通过《甘孜州深化中小学职称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全州12000余名教师直接受益。此次改革适用对象涵盖普通中小学、职业中学、幼儿园、特殊教育学校、工读学校及省、市(州)、县(市、区)教研机构和校外教育机构(以下简称中小学校),旨在围绕健全制度体系、拓展职业发展通道、完善评价标准、创新评价机制,形成以能力和业绩为导向、以社会和业内认可为核心、覆盖各类中小学教师的评价机制,建立与事业单位岗位聘用制度相衔接的职称制度。

“这次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对我们中小学教师和中小学教育发展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崭新的春天。”职称制度改革,这是近几月来教师行业里大家谈论得最多的话题。那么,此次全省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究竟有何亮点,能给教师队伍带来哪些实在“红利”,我州相关群体对此反响如何呢?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采访。

统一中小学教师职称(职务)制度体系

改革打破以往中学和小学相互独立的职称(职务)制度体系,建立统一的中小学教师职务制度。具体来看有四点改变。

一是中小学教师职称“天花板”被拆除,可参与全省统一组织的“正高级”职务评定;评定后,工资、福利待遇与大学正教授等同。此项在此次改革中最受关注。

康定中学校长陈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以往不少优秀教师在35岁左右就评了副高职称,失去了上升的空间,失去了继续进步的动力;这大大限制了教师队伍能力潜质的发挥和业务能力的持续发展。增设正高职称让优秀教师有了更高的期盼,并且带来工资待遇的实际提升,对于激发教师队伍的活力意义重大。该校一名十年前就评了副高职称的资深教师振奋地告诉记者,“原以为自己的职称生涯早已结束,没想到还能朝着‘正高’再冲一把,感觉一下子又找回了三十几岁时的干劲!”

州教育局人事科科长李国平告诉记者,今年我州教师职称评定工作正按新制度进行,省上给我州划分了4个正高级职称申报名额。对此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四个名额虽然不多,但是对全州教师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二是各类学校“副高级”职称比例大幅提高。根据与改革制度配套的《四川省中小学专业技术岗位就够比例调控标准》,特殊教育学校“副高级”岗位比例最高可达30%,就我州而言相比以前增加了25个百分点;各类小学、幼儿园“副高”职位比例也由最高5%增加到了最高15%,初中“副高级”职务比例由最高15%增加到了最高20%;另外,各级别的普通高中和中专学校(职业高中)“副高级”职称比例也分别增加了5个百分点。这一点对我州教师结构改变的影响尤为直接。

据李国平介绍,按目前全州12000余名专任教师的总数来算,此次“副高级”职称比例调整,理论上将为全州增加近1000个“副高”岗位,同时还会腾出同等数目的中级职称岗位,总共会有2000名左右教师的职称会因此提升。

在康北中学任教的教师向宜今年刚到申报中级职称的工作年限。她告诉记者,按照以前的情况,她今年连提交申请的机会都没有,这次改革使得学校中级职称申报名额增多,她也顺利参与了申报。同时,向宜也表示“名额增多让更多教师有了快速晋升职称的机会,这对全州教师都是一件好事,不过名额增多并不意味着教师们就能坐享其成,一定要勤学苦练,以师德风尚和业务能力作为职称晋升的基础,并以此为动力促进自身的持续发展。”

相比于一般学校,从事特殊教育的老师们受此项改革的鼓舞更加明显。州特殊教育学校校长泽仁郎吉告诉记者,以往学校“副高”职称比例只有5%,在对优秀教师的引进、保留上优势欠缺。现在副高比例增加到了30%,对学校师资提升作用重大,也体现了国家对特殊教育事业的支持,这让他和全体同事备受鼓舞。

三是统一中小学职称(职务)等级和名称为三级教师、二级教师、一级教师、(副)高级教师和正高级教师。原中学高级教师(含在小学中聘任的中学高级教师)统一为高级教师,原中学一级教师和小学高级教师统一为一级教师,原中学二级教师和小学一级教师统一为二级教师,原中学三级教师和小学二级、三级教师统一为三级教师。这一点对简化、规范职称管理作用明显。

陈军告诉记者,康定中学包括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四个部分,以往要制定几套职称管理办法,每年开展三轮职称评定工作,费时费力。现在不仅可以一套办法、一次工作解决问题,还能打捆评定优中选优,进一步鞭策教师们向上发展。另外,在陈军看来,无论中学、小学还是幼儿园的教师,从工作的专业性、重要性和需要付出的心血汗水来说,都不应该有轻重、高低之分。统一的职称系列,意味着大家在专业地位上的平等,也体现了对教师群体的公平。

四是统一后的中小学教师职称(职务)分别与事业单位专业技术岗位等级相对应。正高级教师对应一至四级,高级教师对应五至七级,一级教师对应八至十级,二级教师对应专十一至十二级,三级教师对应专业技术岗位十三级。对此,不少教师调侃道,“我们以前老觉得自己比其他事业单位人员低一等,现在总算平衡了。”

突出德能强调实用评定依据更科学

新制度强调更加注重师德素养、教育教学业绩、教学方法和教育教学一线实践经历,不再过分强调论文、学历、资历。

一是将师德放在基本条件的首位,有弄虚作假、伪造学历、资历、业绩,剽窃他人成果或严重违反师德规范相关规定等情况之一的5年内不得申报评审高一级。对于这项要求,大家普遍持支持态度。

陈大哥是一名中学生家长,他认为,“为人师表,品德为先,拥有高职称但品德不过关的老师在学生面前起不到表率作用,而且品德低下却能评高职称、拿好待遇也可能对学生的价值观造成误导。”王大爷是一名退休教师,他说,“社会上有一职称高却道德败坏的教师,不仅备受诟病而且大大影响了教师职称的公信力;职称评定,优先考虑师德很有必要。”康定中学校长陈军也表示,“品德良好的老师业务能力一般都不会差,将师德放在基本条件的首位不仅能促进教师群体的作风规范,还有利于选出德才兼备的人才。”同时,也有人认为“师德是一个相当宽泛,抽象的概念,具体如何实施更为关键。”

二是职称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将不作要求,但是从201911日起,需参与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培训并取得结业证。对于这点,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支持者认为,部分中老年或农村教师虽教学经验丰富、教育业绩突出,但由于考不过计算机,职称多年不能晋升的情况在教师结构“老龄化”的我州尤为突出,而且已经严重影响了职称评定的公平性。所以计算机等级考试与职称“脱钩”很有必要。反对者表示,我州目前已是全国教育信息化示范基地,计算机在教育教学活动中的使用率只会越来越高,但是全州教师群体计算机能力水平还有待提升,取消等级考式则等于减少了一份推动大家提升计算机应用水平的外在力量。“教师能不能适应教育信息化要看他的实际计算机操作能力,而不在于他计算机过了什么等级,计算机等级考试和教学需要本身就存在很大出入。所以计算机等级考试与职称脱钩是可以的,但是之后作为替代的中小学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培训必须落到实处。”陈军对此给出了比较全面的看法。

三是对论文的倚重有所弱化,获县级以上教育教学成果奖励,完成县级以上教研课题,在县级以上教研活动中书面交流本专业高水平教研文章都可以成为发表论文不足的补充。同时明确职称对农村和“四大片区”教师在教育教学研究方面的要求可适当放宽。对此,支持者占据主导。

康定回民小学的谢老师认为,以往评定职称过于看重论文指标,让一些课上得好、实操能力强,但是不善于做科研、做论文的老师在职称评聘中“屡战屡败”。另外,对于理科教师和乡村教师来说论文创作本身就是一项弱势。同时,过分强调论文,可能让一些教师本末倒置,绞尽脑汁做科研忽略了教学甚至衍生出学术作假的问题。打破论文一统天下的格局让职称评定更加公平也更符合初衷。

对于新政策向农村和偏远地区倾斜,我州相关人员大多表示这是促进教育均衡化发展的必然选择,对我州来说更是意义重大。

四是对继续教育和教学示范作用的要求有所提升,高级、正高级职称评定所要求的听课、评课、承担市级以上示范课、公开课、研究课或专题讲座和继续教育的课时数都有明显增加。对此,陈军表示,这既有利于“以高带低”,促进教师队伍的整体发展,充分发挥优秀教师的作用,又能促进优秀教师自身持续发展。

参与更广程序更严评定机制更公正

新制度,更加强调职称评定的客观和公正。一是扩大评委会组成员范围,注重遴选高水平的教育教学专家和经验丰富的一线教师担任评委。二是丰富考评方式,在原来只审评材料的基础上,增加了说课讲课、面试答辩、专家评议等多个环节。三是评定工作全程公开,每轮评定结果公开公示最少不得少于5天,评定工作更透明。

以上三点均深得一线教师的支持。康定第三中学的杨老师认为,以往教育行政部门在职称评聘工作中权力过大,从考核、名额分配到评审都由他们把控;这导致一些一线普通教师在与学校各级领导竞争职称名额时,常常因能力以外的因素而失败。新规不仅能避免“外行评内行”,尽可能遏制“暗箱操作”,还能让评定更加全面公正,这让一线教师对职称评定更有信心。作为校长,陈军也表示一线教师最苦最累,通过专业公正的评审,靠本事拿职称,他们的水平才能得到承认,职称虽有高低,但评得公平公正,教师们才放心。

评聘结合允许跨校实际操作更方便

新制度要求实行“评聘结合”,教师评定某级职称后相继便能被聘用到相应岗位并兑现相应的工资待遇。同时,新制度引导教师合理流动,在岗位出现空缺的情况下教师可以跨校评聘。另外,新制度还明确,在其他条件相同时,同等条件下,农村教师(含在农村支教的城镇教师)优先推荐评聘。

对于“评聘结合”陈军认为有利有弊,好处在于能让职称晋升带来的福利待遇快速兑现,切实改善教师群体的收入情况,从而激发大家提升自己晋升职称的热情。不利之处在于“评聘结合后”原本需要两轮努力达到的目标现在一次就能完成,客观上减少了对于教师的鞭策力量。

对于允许“跨校评定”,李国平认为这虽然有利于人才的流通和择优评定,但是在实际操作上还需要各县(市)教育部门制定和不断修改完善实施细则及考评办法。对于农村教师优先,李国平也道出了我州实际存在的问题,那就是我州不少偏远乡村学校教师人数极少,按照事业单位岗位设置管理办法,会出现部分乡村学校高级教师职称岗位的缺失,一级教师职称岗位的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乡村学校教师职称的申报,更需要各县(市)教育主管部门合理调配师资,确保乡村学校教师科学流动。

导向良好存在困难如何执行更关键

既然我州相关群体对于此次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在部分具体内容的评价上存在争议,甚至此次改革的部分内容的确与我州的实际情况还存在一些出入,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整体看待这次职称改革呢?对此,记者采访了四川民族学院的卢永芳老师,请她以“既是业内人士又是局外人士”的身份做了评价。

卢永芳老师说:“这次改革对全省,尤其我州这种偏远、民族地区的中小学教育来说无疑是一股强劲的正能量。改革体现了‘育人为本、德育为先,重师德、重能力、重业绩、重贡献’的教师职称评定基本原则和‘公平化、公正化、专业化、具体化’的教师职称评定发展趋势。这对巩固、稳定中小学教师队伍,调动中小学教师的积极性,促进中小学教育师资力量的整体提升应该会起到非常好的作用。但是任何一个政策都是宏观性的东西,不可能处处兼顾,而且政策效果的发挥,关键还在于科学有力的执行。所以这次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能否得到科学有力的执行,并在执行中不断完善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改革本身。”

在随后的采访中,与此次改革直接相关的教师也大多支持了卢永芳老师的看法。作为州内中小学教育的领军人物、康定中学校长,陈军就表示“这次改革导向很好,但是还需要合理的执行和结合我州实际进行细化补充完善。”

附件>>
 
 
 
邮箱
 
 
联系我们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主办单位: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05026244号